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虚拟现实技术 是生物进化不可避免的一环

2018/1/17 19:23:49 来源:奇梦科技 阅读:3015 作者:奇梦科技


我常常在想,虚拟现实,也就是 Virtual Reality,真正的奥义究竟是什么?一直以为我对这项新技术都抱着激动乐观的心情,但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原因。难道只是因为好玩吗?肯定不是,毕竟在 VR 之前早就存在游戏、电影这类同样很好玩的东西。今天我读了一篇 Jeffrey Ventrella 写的旧文,这个天才认为,VR 或许在骨子里早早就和我们有着紧密分不开的联系,因为VR 可能是生物进化不可避免的一环!这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我上面的那个困惑。

VR 可能是生物进化不可避免的一环。

大脑,会对外部的自然世界形成自己的一个 “内在代表”( Internal representation) ,这种内在代表可以看做是外部世界在大脑中的映射。自然世界在进化,动物为了适应复杂的环境也在不断进化。而在大脑中形成对现实世界的一套映射的好处在于,这套映射有助于动物在复杂的自然环境中生存——映射可以帮助动物更早的做出 “预测”,以更好的面对外在世界。

整个生物进化史中,自然变得越来越复杂,动物变得越来越聪明,大脑连接自然与动物的映射也在不断迭代,变得越来越精密灵巧。每个动物都会在大脑里建立这样一套对现实的映射来使自己更好的适应自然,这或许可以当做生物智慧最原始的进化动力。宏观层面上的意义如此,微观到大脑皮层具体的运作方式也有类似的地方。大脑是这样工作的:感官信息从耳朵、眼睛、手等 “传感器” 上,自下而上的向最高指挥中枢大脑皮层传递感知的信号,同时大脑皮层也在自上而下的发送预测信息,试图提前判断反馈回来的外界信号代表的意义。

当这两个信号相遇时:如果 match 上了,说明一切照旧,符合预期,一系列成套的神经网络紧接着开始调度肢体动作,以对外界信号做出以往习惯的反应;如果预期和信号不符,那么大脑再分配出特别的精力来思考这部分不同,然后收获新的经验和智慧。这样去理解大脑和以往的观点稍有些不同。虚拟仿真技术开发人们通常倾向认为,大脑只是一个被动的信息接收容器,只能消极的对外界信号做出反应。但如果从计算的角度来看大脑,每次输入一堆新的环境数据,大脑是没有必要把所有数据都重新处理一遍的,那样显然不够高效——真正 “聪明” 的做法,是在大脑中建立一个比真实世界来得抽象的通用模型,主动利用这套模型去匹配输入的数据,只对那些不符合模型预期的数据进行处理和分析。这很像一种有缓冲处理的计算机制。当大脑的皮层级别越高时,这种处理模型的抽象程度就越高。反例就是,器官这类传感器(眼鼻耳)的处理分析能力最低,所以它的抽象程度最低,它是和现实一比一具象化的。用这么一种视角去看大脑,对现实的抽象模型(或者映射),其实就是一种虚拟的现实——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是一个虚拟现实引擎。

在接触新环境和外在世界时,我们的大脑都会往外推送一个之前建立好的虚拟现实,用这个虚拟现实和真正的现实进行匹配,以提前做出预测和判断。可以回想下,你是不是经常无意中在脑海里播放一段音乐、一段电影,或者是一段此前真实发生过的回忆和经历,感觉完全停不下来?这也许是,大脑里为了映射现实世界而早早建立起来的那个抽象化的虚拟现实,在默默捣乱而已。而做梦这类大脑活动,可以归结于一场夜间活跃的神经元和潜意识协作创造的好戏,但我更愿意相信,做梦是人类那套内在的虚拟现实系统在发生正常的数据外溢的结果。这种想法更极端一点的例子,就是那些因为大脑损伤患上音乐幻听症状或者其他精神疾病的人,他们大脑中那套内在的虚拟现实引擎出错,最后奔溃了。

当我们现在着迷于把一个笨重的 VR 头盔套在脑袋上去欣赏另一个虚拟的现实世界时,我们为之着迷的原因和动力究竟是什么?是因为我们内在的虚拟现实对人类自己来说还不够充分吗?也许,技术上的虚拟现实,只是我们在延续整个生物进化过程中那些重复许久的事情:不断努力在我们原本内置的虚拟现实的外部上增添更多的人工层,以完成这套自我虚拟现实的扩展。在生物进化过程中,复杂的自然环境使得动物需要不断进化自己的大脑与之适应;同时,动物的进化又会反过来对自然本身产生影响。




电话咨询

奇梦科技_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021-60549906

在线交流

奇梦科技_在线咨询

在线交流


关注我们

奇梦科技_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奇梦科技_公众号

回到顶部

奇梦科技_回到顶部

pc-右侧弹窗
电话咨询
扫一扫

扫一扫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21-60549906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上海奇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客户服务热线:021-6054990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6034551号